投资者小心!惠发食品上市两年后开始亏损,机构持续撤离

上市公司李浥尘|2019-09-17 14:02|10362

字体大?。?span class="smaller">Aa-Aa+

原材料价格上涨、期间费用陡增,惠发食品上半年净利暴跌,直奔大幅亏损,但同期同行业多家公司却依然增长保持盈利,惠发食品发生了什么? 
 
《投资时报》研究员 李浥尘
 
2017年上市、2018年净利负增长、2019年直接大亏——山东惠发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惠发食品,股票代码603536)的业绩数据似乎在快速恶化。
 
《投资时报》研究员梳理惠发食品的2019年半年报了解到,上半年该公司营收小幅下降1.81%,但净利润首次出现亏损,同比大降516.67%。同期,与惠发食品一样面临原材料价格波动挑战的三家同行业公司,却都保持着盈利状态。
 
原材料的市场价格波动对惠发食品的营业成本、产品利润、现金流究竟产生了多大的影响?
 
惠发食品净利大亏的原因是什么?
 
后续该公司是否有改善经营业绩的相关安排?
 
基于惠发食品业绩数据迅速走坏,且趋势有异于同行其他公司,上交所9月11日晚间向惠发食品下发中报问询函,要求该公司就上述问题做补充披露和说明。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伴随着业绩滑坡步入亏损,已有机构股东在持续减持、撤离惠发食品。

惠发食品与同行业三家公司业绩数据比较
图片 1
数据来源:WIND,数据报告期为2019年中报
 
净利由盈转亏
 
资料显示,惠发食品于2017年6月13日上市,主营业务为速冻调理肉制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所处行业为速冻调理食品行业,行业内代表性上市公司主要有三全食品、安井食品、海欣食品等。
 
令人颇为惊奇的是,上市刚满两年,惠发食品已开始步入亏损泥潭。
 
中报显示,惠发食品2019年上半年实现营收3.78 亿元,同比下降1.81%;净利润亏损4638.79万元,大幅下降516.67%;扣非后净利润亏损4681.26万元,大挫670.42%。
 
在半年报中,对于业绩亏损原因,惠发食品解释称,“一方面受主要原料鸡肉、鱼泥、木薯变性淀粉等价格上涨幅度较大的影响,产品成本增加,毛利率出现下滑;另一方面受管理费用、销售费用、财务费用不同程度增加的影响”。
 
《投资时报》研究员详细梳理与惠发食品同处一个行业的三全食品、安井食品、海欣食品等三家上市公司中报数据发现,三家公司上半年净利润、扣非后净利润均为盈利,并未如惠发食品那样出现亏损。
 
且在净利润、扣非后净利润的同比增长率方面,三全食品、安井食品都保持了正增长,海欣食品的两个增长率数据与惠发食品一样为负值,分别为-32.95%、-36.16%,但远低于惠发食品的降幅(-516.67%、-670.42%)。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也呈现同样的格局:惠发食品净利润增长率远低于这三家公司。相关业绩报告显示,2018年惠发食品业绩开始负增长,净利润、扣非后净利润同比增长率均为负值,其他三家公司在这两项数据上均取得正增长。
 
面对同样的原材料市场价格波动的挑战,为什么惠发食品业绩表现远落后于同行?原材料价格波动对惠发食品营业成本、产品利润、现金流产生了什么不同于同行的影响?惠发食品后续如何改善经营业绩?
 
上交所在9月11日下发的中报问询函,就惠发食品上半年显得“尴尬”的业绩变动,提出了上述质疑。
 
三费均增长拖累业绩
 
半年报显示,惠发食品预付款期末余额2306.99万元,同比增长180.41%,系因进口原材料款增加所致。从上市之后的2017年、2018年的两年数据看,惠发食品预付款期末余额分别为525.02万元、822.73万元,与今年年中的数据有不小的差额。
 
为何惠发食品上半年预付款异常增长?是否有合理性?前五名预付款对象是谁?是否为公司关联方?通过国内采购、国外进口的渠道分别采购了多少原材料?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是数据是,截止今年6月底,惠发食品货币资金为1.49亿元,比去年(1.90亿元)下降了21.42%;短期借款2.83亿元,比去年底(2.32亿元)增长了21.95%。这意味着,该公司货币资金已经不能完全覆盖短期借款。
 
此外,上半年,惠发食品期间费用都有不同程度的增长,拖累了业绩表现。
 
中报显示,惠发食品财务费用期末余额985.05万元,同比增长89.99%,主要原因系借款规模增大,相应利息支出增加所致;销售费用期末余额3549.64万元,同比增长40.33%,主要原因系员工薪酬待遇增加以及市场推广费增加所致;管理费用期末余额4598.36万元,同比增长21.16%,主要原因系员工薪酬待遇增加以及无形资产原值增加导致累计摊销增加所致。
 
从惠发食品对期间费用增长原因的表述可以看出,销售费用和管理费用均受员工薪酬待遇增加影响。
 
基于惠发食品对期间费用增长的解释,上交所要求补充披露惠发食品员工薪酬待遇增加的原因及合理性,以及公司和主要子公司的员工情况;并说明员工数量和薪酬变化趋势与同行业是否一致,如否,说明原因及合理性。
 
机构股东减持撤离
 
伴随着惠发食品业绩滑坡步入亏损,一个需要留意的现象是,已经有机构股东在减持、撤离惠发食品。
 
最新披露的8月30日《股东减持股份结果公告》显示,惠发食品第五大股东——北京弘富成长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下称北京弘富)已经实施完成6月22日披露的减持计划。
 
公告显示,7月15日至8月29日期间,北京弘富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减持公司股份16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减持后北京弘富持有公司股份468.77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79%,仍为惠发食品第五大股东。
 
梳理相关公告后了解到,北京弘富在今年已经连续进行了三次减持。在此前的2019年3月8日—5月7日和2018年7月30日—2019年1月26日两个时间段里,北京弘富分别减持了惠发食品总股本1%、0.14%的股份。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一季报,法国兴业银行持股94.06万股,成为了惠发食品前十大流通股东。然而到了半年报,法国兴业银行已退出惠发食品前十大流通股东。在惠发食品前十大流通股东中,共有8名自然人的身影。
 

李浥尘
《投资时报》研究员

超级大乐透预测 www.vcllt.tw 推荐阅读

?